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影大全 > 一一

一一(2000)

一一

评分:9.1 / 地区:台湾 / 日本/ 片长:173分钟 导演:杨德昌 / 热度:125697℃
类型:剧情/爱情/家庭/ 语言:汉语普通话 / 闽南语 / 福建话 / 英语 / 日语 编剧:杨德昌
主演: 吴念真/李凯莉/金燕玲/张洋洋/萧淑慎/尾形一成
状态:1080p高清更新:2022-02-27
影片别名:Yi yi / Yi yi: A One and a Two

选电影

一一下载地址

一一影评or剧照

我发现了,我一刻都不敢停止思考,哪怕我有一刻是在遵从别人的价值观,即便我因她而得到了,那实际也是她得到了,我只得到此刻满足。一一果然好看,好喜欢他们讲台湾方言呀

一一

我发现当人越长大越能对电影里产生的情感感同身受,你看不到的人生另一面也可以在电影里看到。台湾千禧年前后的家庭电影总透露着“真”和“细”,那些时代性,那些华语语境下的总总生活琐碎,如果活得不通透那就总是痛苦,并在期待,意外,疲惫,绝望和“我觉得我老了”之间徘徊。《一一》让我看到了我的一生。

一一

台湾电影人很擅长拍这样的片子,李安,侯孝贤,杨德昌。 他们更懂的生活,更看透了生活吗?这可以成为一个新的派别,日本&台湾的生活派电影,都是那种闷闷的调调,却给人很大的能量。

一一

我艹他妈的,也太好看了,从第一分钟。想着傻逼台湾能拍出个啥,以为是个什么煽情片丑陋家庭片一直没看。看来傻逼台湾看不起大陆,这片拍在00年,真如曾经吹的四小龙牛过。20年大陆的人民早就站起来了,虽然电影还停留在村长里短的故事,加油吧。152

何止是婚礼到葬礼的轮回啊,是还没有名字的小表弟到去世的婆婆之间的轮回啊。是生命的轮回。 国内电影能把视听语言做到如此完美的导演真没几个,杨德昌的作品的确镜头语言十分流畅,自然。在镜头的陈设下,简简单单一个画面就推动了剧情的发展。 世纪初的台湾电影受日本影响太大了,无论是电影里的台湾,还是台湾电影的拍摄手法,以及影片传达的内涵都十分隐忍、克制以及缓慢。说实话,讲得哪里会是乡土的中国,是城市化发展中迷失以及有些浓厚自我怀疑的日本。

生活似的台湾电影,长又絮叨 一个人的生活是一个样,身边有了另一个人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一双眼睛是一个样,多了另一双又是另一个样;每个人都不一样,一群人就千姿百态

这是一个普通的人的一生,三代人是当代台湾家庭的写照,也是杨德昌老人家的写照,没有任何一个人是主角,或许人人都是主角,从婚礼开场到葬礼结束,洋洋的懂事,婷婷的单纯,nj的老实……

我能说我看了做了一晚上梦么,当然谈不上噩梦。只是一晚上都是宿命循环,太极阴阳,对比,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小女孩没丢垃圾,未成年人杀人,祜岭街杀人事件,关于莉莉周的一切,岩井俊二。中年人发现人生苍白无力,两岸统一但是思维差距大,美国爸爸但是遥不可及,台湾经济崛起和衰落,台湾日本说不清道不明的相像和暧昧关系,日本人说好人,但是好人一直憋屈。。。。做不喜欢做的事,不做喜欢做的事。。。不知道导演说太多,还是我想太多。。看着确实是好电影啊。。。

慢工出细活,文艺作品一定是这样的。 把故事说得如此恰到好处,也只有台湾电影了。 在这部电影里没有人是多余的。 没有顶着向日葵般的笑脸,依然能看到孩子的纯真 没有耳鬓厮磨的恋人,依然能看到爱情的忠诚。 世界就是这样,你看到的永远只有一半,另一半有人会告诉你。

看了一星期,中间已经过了好几个片好几个故事,而这部台湾家庭伦理片的集大成者,因为孩子的眼睛和沉默的瞬间,才让狗血化得动人,我估计再过20年看会是不同感觉。无法理解社会是否是老实的内向者的通病?从对世界困惑的一刻开始,少年心中业已老去。

生活的真谛就是一一弄坏 一一浪费 一一挥霍 一一后悔 想重来又没机会 真的重来结局还是一样,人们当下和未来人生的全部疑难杂症似乎在二十年前的三个小时里都被讲完了,又怎样呢,看过了电影里的人生,未来会过的更好一点吗,当然不会,因为人生就是这样,继续蹉跎,永远遗憾。

我能看到电影中生命的循环,生活的无奈,大家同起于一场婚礼、满岁酒,接着每个人的经历交织呈现,而NJ的经历在后辈身上重复,朦胧的相似,最终大家又同归于一场葬礼。像是做阅读理解题目一样,我看得到,但是我却感受不到。 另外,看的台湾电影不多,但看过的大体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在刻画平静生活下的汹涌波涛。

一一完整版剧情介绍

  NJ(吴念真)是个很有原则的生意人,同妻子敏敏(金燕玲)、女儿婷婷(李凯莉)、儿子洋洋(张杨洋)以及外婆住在台北某所普通公寓里。小舅子的一场麻烦婚礼过后,因为外婆突然中风昏迷,他迎来更加混乱的日子。
  敏敏公司、家里两头跑,时常感觉自己要被耗空;婷婷一直为外婆的中风内疚,恋爱谈到中途发现自己不过是替代品;NJ更是麻烦重重,公司面临破产,他又不愿放下别人眼里一文不值的自尊。一家人里,似乎只有洋洋没有烦恼,他平静地用照相机拍着各种人的背面,帮他们长出另一双眼睛,然而,洋洋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道出更深的悲凉。